湖北法院3个月执行到位金额61756万元
来源:http://nblandray.com  日期:2020-04-30

湖北法院3个月执行到位金额61756万元

楚天都市报12月31日讯(记者周萍英 通讯员梁学东)2019年12月31日,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举行2019年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,通报了全省去年法院执行情况及典型案例。

省高院透露,从去年10月1日开始至今,全省法院共计受理涉民生案件11652件,执行到位金额61756万元。

其中,涉农民工工资实际到位金额40287万元、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实际到位12877万元。

拖欠750元交通赔偿款 13年后找工作被拒主动执行13年前的一起交通事故,750元的赔偿金不多,却愣是拖了多年。

去年,这起陈年旧案竟以被执行人主动赔偿结案。

2005年,徐某和王某因机动车交通事故,导致吴某受伤,法院判决由徐某赔偿4246.53元,王某赔偿750元。

责任明确,赔偿金额也不多。

让人想不到的是,判决生效后,徐某、王某一直不赔偿,吴某于当年6月申请强制执行。

在执行过程中,法院查明徐某、王某在外务工,下落不明,且无财产可供执行,于是该次执行程序结案。

转眼十多年过去,2019年7月15日,吴某申请恢复执行。

立案后,南漳县法院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,并通过网络查控冻结了二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。

然而,二被执行人仍然拒不履行。

于是,法院依法将二被执行人纳入失信名单,对其予以信用惩戒。

没想到的事发生了,2019年11月5日,王某主动来到法院要求履行义务。

原来,王某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后,在工作和生活中处处受限。

在找工作的过程中,王某好不容易遇到一份待遇高的工作,却因失信被执行人的身份被公司拒之门外。

在生活中,王某听说失信记录也会对子女的升学、工作造成影响,并且还了解到更多关于失信的严重后果,王某彻底慌了,考虑再三后,王某决定主动到法院履行判决书确定的义务,并且主动承担另一被执行人徐某应负担的4262.53元,之后再向徐某追偿。

物业公司人去楼空 31名员工工资仍全部到位叶某、秦某等31人是武汉某物业公司员工,公司因种种原因,导致他们2015年9月-12月的4个月工资共计20余万元迟迟拖欠。

武昌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及武昌区法院判决,该物业公司一次性支付劳务报酬。

2019年5月,案件进入执行程序,因物业公司早已歇业,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,公司无人管理,也无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,31件案件处于执行不能的状态。

在案件执行没有进展的情况下,叶某、秦某等31人申请追加第三人,也就是物业公司的上级单位、武昌某住宅开发公司为案件被执行人,要求这家公司共同支付拖欠的劳务报酬。

武昌法院执行法官没有单纯就案办案,简单地作出裁定,而是主动与上述住宅开发公司及武昌区政府相关部门、街道办事处沟通,并向武昌区政府办公室报告,请求区政府办公室组织召开协调会。

最终通过区政府办协调,促使被执行人的上级公司即武昌某住宅开发公司主动与31名申请执行人达成和解协议。

10月20日,该31名员工被拖欠的20余万元的劳务报酬最终全部缴纳至法院,法院随即集中发放至31位申请执行人账户,同时该31名申请执行人也主动放弃多年的利息损失,并撤销追加申请,促成该31件执行案件全部执行到位,31件执行异议案件也同时化解。

七个子女不赡养八旬老娘 宜城法院拘留不孝女刘某某今年83岁,有七个子女。

当初因为子女赡养问题闹上法院,法庭判决:自2018年6月起,每人赡养一个月,依次轮流进行;如果老人瘫痪在床,则按每人赡养一个星期依次进行;生病住院费用由七被告平均分担,去世后由七被告共同安葬。

轮流赡养本是好主意,其中一女李某芬却不按协议履行,导致老人生活又乱了套。

于是,刘某某于2019年4月又向宜城法院申请向女儿强制执行。

考虑到刘某某年岁高行动不便,加之轮流赡养周期比较短,本身也存在问题,况且在其轮流赡养之前也申请强制执行过其他不尽赡养义务的子女,如果不把问题及时处理好,后续将会产生很多隐患。

执行人员从长远着想,将刘某某的七个子女通知到村委会,并邀请村主任到场,对刘某某的七个子女进行集中教育,但七子女仍相互推诿不愿赡养母亲。

两个多小时的劝说教育对李某芬没有起到任何说服作用,仍对赡养母亲持抵触态度。

执行人员当即决定对她进行拘留。

不见棺材不掉泪,李某芬被带回法院后,经过执行人员释法论理反复劝说,终于认识到错误,并承诺愿意将自己的老母亲接回家赡养。

“省高院将把涉民生案件作为当前年底执行工作的重点,优先立案、优先办理、优先发款。

省高院将常年开设‘绿色通道’,保障百姓特别是农民工回家过个好年。

”省高院党组副书记、副院长田昌兵表示。

标签: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宁波兰德代孕公司 网站地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